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百诡夜宴 > 第669章 搏命一跃
    七郎屡出奇招,在形势不利之际突然将鬼体一分为三,放出两个分身来分别牵制住我和小胡子。而他的真身则奋力击破了结界,将光网硬生生撞出一道裂缝来。我和小胡子心急如焚却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七郎便要从裂缝处钻出去,就此逃离九曲城的结界大阵。

    正在此时,转折再次出现!

    “啊!”

    七郎化作的黑烟在即将穿越结界裂缝之时突然痛叫一声,宛如撞到了一堵无形的坚墙,当即倒飞回来。他重新化为人形,从半空中重重地摔下来,抱住了头在地上猛打滚,显得十分痛苦。

    随即,从结界外又跳进一个人来。我定睛一看,竟是阎罗王!

    阎罗王手捧着生死簿,指着地上的七郎哈哈大笑道:“孽障!有我在此,你休想逃!”

    我大喜过望,肯定是阎罗王及时亲率阴军赶到城外封住了七郎的逃跑之路,并施展了“阎罗夺寿”的秘术将其打回城内。

    不论人还是鬼,皆有名字载于生死簿上,生辰八字、阴寿阳寿都写得一清二楚。阎罗王之前也说过,只要有足够近的距离,又有足够充裕的时间施展秘术,即使不知道杨七郎的真名,也可以直接对他进行命理攻击。

    所以,哪怕杨七郎耍了个小聪明,将自己的命格寄生于别的鬼的名下,也逃不过阎罗王这一击,魂魄遭受严重伤害。

    七郎的真身受到重创,其分身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出手的动作立即变得迟钝、僵硬,我趁机趋上前去一刀将七郎的分身击杀。小胡子也看到了机会,同样使出杀招灭掉了另外一个分身。

    分身实际上也是真身魂魄的一部分,两个分身被灭,躺在地上的七郎当即又是接连两声惨叫。连续遭受三次重大打击,已经使得他功力大减,甚至已经无法维持煞变的状态,重新变回了平时的模样。

    “斩草要除根!孽障,这世间已经容不得你了!”

    阎罗王大喝一声,随即举起一柄宝剑便要冲过去斩杀七郎。这一剑只要落下去,七郎必然魂飞魄散,而鬼军也必然分崩离析!

    可七郎又怎会束手待毙?只见他再次化作一股黑烟险险躲开阎罗王的致命一击,然后窜上半空中。此时的七郎面目可怖,张牙舞爪,浑身的怨气疯狂爆发开来,显然是一副要搏命的架势了。

    他吼道:“既然我出不去,那么今天谁也别想离开九曲城!大家一起同归于尽吧!”

    吼罢,七郎将全身的怨气全部聚在镔铁长枪之上。不过这次他攻击的目标不是面前的任何一个人,而是洞顶的方向!

    “吼!”

    一声巨吼过后,七郎将铁枪向上奋力抛出,直接命中了洞顶位置的结界,并穿过结界,没入洞顶的岩石之中。

    “咣!”

    “轰隆隆!轰隆隆!”

    这一枪对洞顶结界造成了猛烈的冲击。我们头顶上的光网剧烈地闪烁着,不断放出“滋滋”的杂音。虽然这一枪不一定就能击溃结界,但却对洞顶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大量的石块、沙土纷纷落下,砸在城内的屋顶和地面上。

    “他这是想弄塌洞顶,要我们一起给他陪葬!”喊出这句话的居然是远处的陆之道。

    此时七郎被困在九曲城结界大阵中无法脱身,城外的鬼军大部队也被阴军和道修所包围,大势已去,显然陆之道早已起了逃跑之心。如今一看七郎打算玉石俱焚,他立即停止了与柳寒的交手,急匆匆地往城外跑。他是阴修,不受结界的限制,直接可以穿网而过。我们的注意力几乎都在七郎身上,此时也顾不得找他的麻烦了。

    “吼!”

    半空中,失去武器的七郎依旧不停手,又将怨气凝聚幻化成一杆黑色长枪,再次投向洞顶。怨气长枪无法穿过结界,但仍旧给洞顶造成巨大的震动。破损的洞顶继续扩大裂缝,“哗啦啦”地又砸落许多沙石。

    “必须要阻止他,否则所有人都得完蛋!”我急声喊道。

    “可是他飞那么高,没人能上得去,我的道法、符箓都够不着他!”小胡子气急败坏地叫道。

    不管阴修还是道修,都没有御空飞行的本事。七郎悬浮在高高的空中,我和小胡子、阎罗王都只能站在地面眼睁睁看着他持续攻击洞顶,却没有太好的办法。

    我转头看了看周围的建筑物,附近最高的一座建筑物也就是三层小楼。但此时我已没有太好的选择,咬咬牙后便跑进楼里,快速登上楼顶。小胡子见我上楼,不管有没有用也跟着跑了上去。

    到了楼顶一看,屋顶距离洞顶大约还有三十米的距离。小胡子着急地问我:“这样的距离还是太远了,你可有什么好办法?”

    我回答:“我有一个不要命的法子能上去,但是怎么有命下来我就不知道了。而且,我需要你的掩护,否则上去了也没用,很可能被他一脚踹下来。”

    小胡子道:“符箓和软剑我丢不了那么高,但我还有一个八卦盘应该可以。不过,只能出手一次,八卦盘抛出去我可就收不回来了。”

    我点头道:“一次就够了,反正我也只能上去一次!”

    小胡子见我说得沉重,又追问:“你到底要怎么上去?”

    我拍拍腰间的如常刀鞘,苦笑道:“就靠它了!”

    时间紧迫,已经容不得我再细细向他解释。我退后数步,深吸一口气后大吼一声壮了壮胆,随即全速往前奔跑。到了护栏边上,我奋力一跃,跃出楼顶,同时腰间的如常刀也随着自己的心意飞出。这便是我的冒险之策:以心御刀!

    在我的重心即将往下落之时,如常刀准确地飞到我的脚底下,刀身平卧。我用力在刀身上一蹬,得以助力再次上跃。而如常刀也跟随我的心意再次提前飞到指定位置,让我能有下一个落脚点,继续借力往上跃。左右两只脚不断交替蹬跃之下,我竟如同凌空飞渡一般跃上了二十米的高度,现在距离七郎已经很近了。

    底下的小胡子本还半信半疑,此时见我居然真的有办法能跳上那么高,便不再犹豫,大喝一声:“去!”他手里立即抛出一个八角卦盘,急速旋转着直冲顶上的七郎飞去。

    七郎连续聚怨气为枪冲击洞顶的结界,对洞顶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但他自己也几乎已经耗尽了所有的鬼功法力。当他第四次吸聚怨气之时,做法的时间明显大大延长,身形也不停地颤抖起来。

    “嗖!”

    就在此时,小胡子的八卦盘到了,目标直指七郎的背后。七郎听得脑后生风,心知是下面有人偷袭,不得已只能放弃了做法,同时降低了腾空的高度以躲避这一次攻击。这样一来,我的机会便出现了。

    我最后一次在如常刀身上奋力一蹬,不顾死活地跃上数十米高空,紧紧地抱住七郎的腰身。我没了如常刀,丹田内的阴力也在以心御刀时全部用尽,心里只想着拼了老命也要将七郎扯下去,不能再让他攻击洞顶了。于是,一人一鬼顿时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从高空中跌落!

    “啊!”

    “啊!”

    “啊!”

    同一时间,上下三个声音一起大叫起来。我是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发出的最后一吼,颇有歇斯底里的意思;七郎则是发觉被我抓住了一时又挣脱不开,恼羞成怒中发出了怒吼;还有一声尖叫是个女声,似乎来自于下面的柳寒,想必她也是看见我从高空坠落,才发出了惊恐的尖叫。

    “无风起浪!”

    便在此时,我听到底下一个沉稳的声音大吼道。随即,一股阴风从下面陡然刮了上来,强劲有力,不偏不倚地卷住了我和七郎。这股阴风就好比是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我的背上托了一下,不但减缓了我的下落之势,还将我往旁边推了推。

    就是这一推起了大作用。我和七郎没有直接落到地面,而是落在了另外一栋小楼的楼顶上,然后又砸破了那栋小楼的屋顶,摔落到第二层的楼板之上。我自然认得那个声音,心知这是阎罗王在关键时刻也终于出手相助了,他用自己浑厚的阴力化作阴风在我背后托举,才使我有了一丝自救的机会。

    “咔嚓!哗啦!哗啦!”

    屋顶同样起到了些许缓冲的作用,加之我顺势一个翻滚,落地时利用七郎的鬼体做了缓冲,才让我侥幸保住了一条性命。但即便如此,落地时的巨大冲击力还是将我震得七荤八素,晕头转向,躺在地板上无力地翻滚、闷哼,两只手也不自觉地松开了紧抓住的七郎。

    七郎是鬼修,可不怕被摔死。摆脱我的控制后他当即翻身过来压在我身上,两只手如同铁钳一般掐住我的脖子,大声怒喊道:“屡次三番坏我的好事,我要拧断你的脑袋!”

    此时的我已经无力抵抗,躺在地板只能任由七郎掐住咽喉,落地时还没来得及喘过来的一口气,又被七郎给掐没了。我的脸色涨得通红,双眼瞪圆,两边太阳穴青筋暴起,只感觉自己的一颗头颅随时都会被他捏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