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疯王的女儿 > 第353章 谈一谈
    “啊?这个人这么狡猾!”

    “何止!他们后来会把目标盯在一些女妖族上,将他们抓住,待他们产子之后,再杀母取子。因为他们认为,从小养大的妖族,才会完完全全地去效忠他们!”

    黄掌柜的话听得黑影冷汗直流。

    “您的意思是,现在紫烟宫里,有许多我们的同族?而他们其实是给紫烟宫办事的?”

    “不错,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这就是事实。”黄掌柜平铺直叙地说。

    “小松。”

    凉月把黑影招呼过来,问他,“其实我觉得眯今天表现的挺好的,之前没直接冲过去揍君迟。”

    “我!我要是知道那个什么宫主这么混蛋!我才不会饶了他呢!”

    “别!”黄掌柜拦下跃跃欲试的小松。

    “千万不可小看他们!那个君迟,虽然是人族,但是他的年纪,比你都大!”

    “啊?”

    黑影感觉自己已经颠覆了三观。

    “但是他看上去,一点也不老。他的修为,到底有多深?”

    黄掌柜指了指自己。

    黑影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君迟居然能有这么大的能耐。

    凉月坐在榻上,慢悠悠地喝茶吃点心。

    “不过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他打不过我。”

    黑影哈哈一笑:“这就好,这就好。”

    凉月说的,是自己灵力最强的时候,也就是现在。

    不过因为连心咒的关系,凉月若是再把风缄给得罪了,那可就不一定了。

    所以凉月决定最近还是不要逞一时嘴快,不要惹风缄生气好了。

    不过君迟作为招魂塔曾经的拥有者,之前在乌漠城的时候,他也在故弄玄虚不知在做什么勾当,凉月决定还是要找个合适的时机,与君迟谈谈。

    是夜,识海里风缄早早就在等着顾凉月了。

    “第一日当家做主的感觉如何?”

    风缄坐在金座上,凉月才进入妖王殿,就见到他居高临下的样子,脸上还挂着幸灾乐祸的笑意。

    “你不是已经得到妖界了吗?为什么还把妖王殿建在我的识海里?”

    凉月猜想风缄也是要来的,可是她现在心烦意乱,不想理会他。

    但是为了自己那点可怜的灵力,凉月又不得不把风缄当回事。

    风缄倒是不在乎凉月对她甩脸子,他拍了拍身侧的位置,说:“过来。”

    不想过去,这态度就像是招呼一条小狗似的。

    可是凉月还是得过去,忤逆风缄,对她没有好处。

    “心情很差?”

    风缄像捏包子似的捏凉月的脸。

    “嗯。”

    凉月点头,“很差,特别差。”

    “你把别人欺负了,你心情还差?”

    风缄倒是什么都知道,凉月真是恨死这个连心咒了。

    “你很忧心那个叫君迟的?”

    风缄处处能说到点子上。

    凉月也不掩饰。

    “用不用本尊帮你?”风缄今日看起来心情不错,说话声音都柔和了不少。

    “不用,我自己能处理。”

    凉月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找风缄帮忙,就觉得只要他不给自己添乱,就好了。

    风缄放下手,他说:“我对你的这个回答,很不满意。”

    “那我怎么回答?让我求你吗?”

    凉月见风缄期待着,嗤笑了声。

    “你是天帝,这种小事,不劳您大驾。”

    “紫烟宫,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那个君迟,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弱。你若是不想求我,我可真不会出手帮你。”

    “哦,真的不用。你还是少插手人界的事情,做一个高高在上养尊处优的天帝吧?免得被人抓住了把柄,哪天再被拉下神坛。”

    风缄本来觉得顾凉月有点不识好歹,但是听凉月这么一说,又觉得这小丫头挺有意思的。

    “你找理由搪塞我,都找得这么理所当然。竟然让我觉得,你是在担心我的处境。”

    “担心?”凉月回想了一下她刚才说的话,好像是有点那个意思。

    “你想多了,我顶多算是陈述事实。”

    凉月决定岔开话题。

    “不过你刚才说,紫烟宫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这话是什么意思?”

    凉月觉得,风缄是知道点什么的。

    “你不是想找招魂塔吗?”

    “对呀!你知道它在哪儿?”

    凉月总觉得风缄是知道不少事情的。

    风缄却突然卖起了关子。

    “你在苏氏,看到了吧?”

    “什么?”凉月不知道风缄指的是什么事情。

    风缄叹了口气。

    “小妖主,我其实很不想管招魂塔的事情,因为这事情和花酿有关系。”

    “师父?”

    凉月不明白了。

    “你是真笨啊!”

    风缄弹了下凉月的小脑袋,他说:“抛却你和花酿的关系,你想一想吧!有些事情,明明是很表面的东西,可是你就偏偏看不到。”

    凉月咬着嘴唇,她努力回想着自己之前在苏氏的那几天里发生的事情。

    “你是说,那张羊皮卷吗?”

    凉月想了想,“青染转世,建立了苏氏。她做了个法,招魂塔从天而降。”

    凉月看了看风缄,他刚才提到了花酿。

    “花酿?青染变成了苏青染,又能拿到那个神器,肯定不是做个什么法事就可以做到的。那就是说……”

    凉月做了个猜测,“师父在背后推波助澜,招魂塔,是他帮青染拿到的?”

    风缄看着凉月,似乎还别有深意。

    “难道还有别的事情?”

    凉月连连摆手,“不可能,你该不会想说,这招魂塔,是师父的吧?”

    “倒不是他的,但也与他有关。”

    风缄却突然又转了风向,“反正我说了,你也不会信,还是等你自己去发现吧!”

    “你说话大喘气,故意吊我胃口是吧?”

    “你不信我,我说千万句,你只会觉得我是在诋毁风缄,你连你自己的身世,都能否认,我为什么还要再讨你的嫌?”

    风缄这是在含沙射影地说凉月不肯承认自己是阿徯的事情了。

    “唉!不说就算了!我也不强求。反正不管招魂塔是谁的,我都一定是要找到的。”

    “找到做什么?”风缄问,“可是为了疯王?”

    凉月点头,又摇头:“想做的事情有很多,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做成。而且,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我连招魂塔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呵呵,小丫头,你心里想的事情,我知道,你除了为了找回你爹的魂魄,你是不是还想找到花酿的魂魄?”

    凉月摇头。

    “休想骗我。”

    “这个我还真没骗你。”

    凉月与风缄笃定地说,“师父没死!师父不会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