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女仵作的背后不简单 > 第226章 情人眼里出西施
    周清喜撅着嘴,两只脚倒腾的比兔子都快:“我不,除非你收回你刚刚的话。”

    “你想得美,我就是非要你娶我!你个没良心的,刚刚抱着我的时候,为何不去拒绝。

    今天你占了我不止一次便宜,现在就想甩手走人,没门!”田馨媛没料到这么肥胖的周清喜,居然跑路的速度飞快。

    气涌如山,又不知所措,索性脱下自己的一只鞋子,对着周清喜迎头扔了过去,可惜,没有中标。

    周清喜欲哭无泪:“田姑娘,不是我不想娶你,而是我不敢。你不仅家世显赫,又已经嫁给了徐韵,我既便有那个贼心,也没有那个贼胆。”

    不敢?

    贼心?

    代表着他不是不喜欢自己,而是胆怯。

    田馨媛一阵狂喜,索性停下了脚步,坐在了廊檐的护栏上,冲着周清喜摆了摆手:“过来,过来,我不打你,你只要过来就好。”

    周清喜怯怯的靠近田馨媛,距离两丈远,说什么也不敢往前再多走一步了:“田姑娘,你有话就说吧,我听着呢。”

    “你说你喜不喜欢我?必须说实话,不然,本姑娘非得狠狠揍你一顿不可。”

    周清喜看着田馨媛温和的笑容,似乎给了他无限的胆量,赶紧使劲点了点头:“你这么好,我当然求之不得。”

    “你既然喜欢我,就不用担心别的,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也喜欢你,门第高低,你不用管,哥嫂是管不了我的。

    至于徐韵,他喜欢的是你的小师妹,不是我,我们俩在一起,可是他巴不得的好事。可以说,我们面前并无阻碍,你怕什么?”

    “徐韵的父亲可是刑部尚书,他不同意,徐韵恐怕也没辙吧。”

    “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有徐韵一人就可摆平。现在你是不是愿意娶我了?”

    “愿意!愿意!”周清喜点头如捣蒜,心里美滋滋的。

    还没反应过来,又被冲过来的田馨媛一把搂住脖子,在脸颊上猛亲了几口,撒腿就跑,只留下呆傻的周清喜,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田馨媛来到厢房门前,一把扯住正在偷窥的柳凌:“柳凌,太好了,我竟然找到了另一半,你赶紧恭喜我一下吧。”

    因为儿子周清喜不在拒绝女人,让周方惊喜的全身瑟瑟发抖,趁着被忽视的空隙,赶紧跑向周清喜。

    柳凌皮笑肉不笑,不知是惊还是喜:“你确定你的决定?”

    “当然!之前我以为我这辈子再没有喜欢的男人,没想到,上天居然给我送来了一位,你是不是也觉着我的眼光特别不错?”

    周清喜有那么好吗?

    全身除了肥肉还是肥肉。

    难怪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

    不过,周清喜也不是一无是处,还是有点可取性的,脾气性格温和、善良,唯唯诺诺,倒是与田馨媛暴躁的脾气互补,这不能说不是一桩美好的姻缘。

    即便柳凌还是如同梦境一般,无法接受前一刻打的不可开交,后一刻就要谈婚论嫁的一幕,但事实就是事实,已经摆在眼前,无法让她再去置疑。

    柳凌学着男子的姿势,两手抱拳,委身一躬:“恭喜姐姐……不不不,恭喜嫂子!贺喜嫂子!”

    ……

    柳凌如同以往一样坐在厢房的椅子上,不过,唯一不同的是,椅子上坐着的只有她与师父周方。

    周清喜与田馨媛两个人,早已跑到别处卿卿我我去了。

    房间里的气氛非常安静,且又沉闷。

    柳凌倒了一杯茶水,放到周方的手里:“师父,恭喜你,马上就要当爷爷了。”

    “看来老天还是眷顾我们爷俩的。”周方端起茶水一饮而尽,忽然老泪纵横,“行了,不说了,我们赶紧说说案子吧,看下一步该如何去查,尽早结案,也能给你一个安稳的家。”

    “师父,这一会让师兄与田馨媛,把我的脑子刺激了一下,居然想出另一种可能,当年,审讯的是徐泽、石运良两个人。

    过后,俩人的性格大变,会不会有一种假设,现在的他们,已经不再是他们,而是另外的两个人替代了他们?”

    “你的意思,他们真正的身份,是牢房里面三个犯人其中的两位。”

    柳凌伸出大拇指:“师父就是聪明,一点就透。”

    周方沉思默想,片刻之后:“这件事很有这个可能,也能以此说得通,他们俩个为何在那件案子之后,突然性格突变的原因。”

    “师父,我们不妨再假设一下,他们俩就是操控一切的幕后主使!”

    周方不解,问道:“何以见得?”

    柳凌努了一下嘴:“我现在还解释不通,就是有这种感觉,希望师父帮我把那个违禁品查清楚,或许,答案就在里面。”

    周方站起身:“好,我一会与你师兄再去查。你要去哪里?”

    “去会一会徐泽,或许再次见了他,便能很好确定他是不是幕后主使。”柳凌笑了笑,也站起身,与周方一起走出厢房的门槛。

    “师父,你还没告诉我那三个案犯的名字。”

    “何初、苏毫、彭广。”

    ……

    已近傍晚,柳凌与田馨媛坐马车到了徐府老宅,徐韵已经站在门口迎接了。

    田馨媛满脸喜悦,扭捏着屁股,张开双臂,狂奔过去:“夫君,你对我最好了,竟然在门口迎接我,我……我真的是受宠若惊。”

    徐韵惊悚,赶紧躲开,让田馨媛扑了隔空。

    田馨媛再次扑过去,并提前先一步抓住徐韵的胳膊,附耳低语:“你不会演戏吗?

    我现在可是在帮你,如果让你父亲看出端倪,拒绝柳凌与你见面,我看你该怎么办?

    你别忘了,你父亲无论什么时候,身边只有一个女人,正说明,他对妾室并不在意。话已至此,别怪我没提醒你。”

    “知道,知道。”徐韵不耐烦的推开田馨媛,伸手抓住田馨媛身后的柳凌:“凌儿!”

    “嗯!”柳凌从徐韵的手中撤回自己的手,“徐韵,我们现在最好矜持一些,毕竟你父亲看了会不高兴的。”

    徐韵大叫:“你说什么呢,在名义上,你也是我的妾室,为何不能亲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