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独宠傲娇王妃 > 第六十章 陌上心 ( 20 )
    云城皇宫

    “皇上有话对臣妾说?”见对面之人默认,叶光华心下一惊:“是风儿出事了么?”

    云皇笑得:“他很好。”

    “那是?”叶光华这才将心放下但还是探询道:“可是他做什么事气着皇上了?”

    “本不想让你担心的但你也会很快从他人口中得知,风儿他去南疆了。”说完,云皇又补了一句:“而且他已和瑶儿和离。”

    还未从前一个消息消化的叶光华就被他的下一句给惊住了:“他疯了么他?他这不是逼着瑶儿去死么?”

    “你早该想到会有这一天的。”云皇端起手边的茶盏微微喝了一口:“多的是有心人让他记起那些不该记起的,况且这世上哪有什么忘情却爱的药,不过都是障眼法罢了。”

    将心情平复下来的叶光华隐藏住眼中的埋怨:“皇上就由着他胡来么?”

    “他不是小孩子了,他知道孰轻孰重也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云皇没有淡然地说道。

    叶光华反问:“那皇上又如何肯定他想要的是什么?”

    “你可知他险些将命给丢了?这次是他福大命大能逃过此劫,那下次呢?”云皇道:“我只希望他能一生平安,而这也是他母亲所希望的。”

    “这般也好,俗话说不撞南墙不回头,总得让他死心才行。”叶光华口不对心道。

    看出她对自己的不认同,云皇也知她的心结不是几句话就能解的:“他的性子你是清楚的,无论他和那丫头成不成,他和瑶儿之间都不会有回旋的余地。”

    “这事臣妾不会插手。”叶光华原本想问老将军那边该如何交代但想到他应当是都处理妥当了才来告知此事。

    云皇起身道:“时辰不早了,你歇着吧。”

    “恭送皇上。”叶光华连忙起身行礼,心里压根没有留他的想法。

    深深看了她一眼后,云皇离开了她的寝殿,总有一天她会明白自己的心思。

    “你派人去打听一下今日将军府发生了何事。”叶光华对前来搀扶自己的贴身嬷嬷道,她总觉得事情没有这般简单。

    “是。”

    ……

    “少爷,大公子来了。”

    在马车中闭目养神的叶风无奈地掀开车帘看向出现在夜色中的云之凡:“大哥。”

    “你这匆匆忙忙的是要去哪呀?”一路追赶而来的云之凡眼含深意地看向他,想不通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依旧靠坐在马车中的叶风笑着迎上他的目光:“南疆。”

    “现在不是你任性的时候,赶紧跟我回去。”听着他那毫不遮掩的回答,云之凡努力压制那胸中的怒火。

    叶风摇了摇头:“我已经将和离书交给瑶儿了。”

    “你想用这招逼老将军明确立场我理解,但你也该适可而止。”正是因为得到了这个消息云之凡才会急急追来。

    “适可而止?”叶风笑了笑:“我也认为是如此,不过这话该我说才对。”

    “你在怪我?”见他不说是也没有否认,云之凡深深一叹:“你心里应该清楚此时不是你离开的好时机,况且你现在去了除了自取其辱外又能改变什么?”

    叶风淡声道:“我不在乎。”

    “好一个不在乎。”云之凡嗤声道:“那你可记得你还姓叶?”

    “就因为我姓叶所以你就可以帮我做决定了是吗?就因为我姓叶所以我就得按照你们的意愿而活吗?那我的意愿呢?你们在乎过吗?”叶风将帘子合上,他现在只想跟随自己的心意不想再为任何人或事去妥协。

    云之凡从未想到他的怨念会如此之深:“事情好不容易有了进展,你可知你此时离开意味着什么?”

    “事成之后又能如何呢?如今还重要吗?”叶风敲了敲车窗:“影一。”

    一直站在马车边的影一朝前方的云之凡弯腰行了一礼然后驾车离去。

    “我早说过你劝不住他。”一同前来的凌阁骑着马从暗处现身。

    云之凡沉声道:“若是你一早告诉我他恢复记忆了事情也不会走到现在这步。”

    “我不是也不确定吗?而且我那知道罗刹那伙人会这么阴险竟然在背后会来这招。”凌阁心虚地清了清嗓子:“那大哥我先走了,你自己多保重。”

    “好好看着他,这言莫非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云之凡交代完也消失在夜色中。

    ……

    云城将军府

    “有事?”林卫国意外地看着大半夜来在此的凌义。

    踏着夜色而来的凌义问道:“瑶儿可好些了?”

    “老大说白天府外有不少人暗中盯着,我还奇怪来着是谁这么不怕死敢来盯梢。”林卫国哼声道:“怎么?怕我对那小子动手?”

    “老哥哥要动手那他就得受着。”凌义问道:“瑶儿可好些了?”

    一想到瑶儿那伤心欲绝的样,林卫国就怒不可及:“别怪我没事先告诉你,此事老夫绝不会善罢甘休,我林家的人不是他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主上说这事是他对不住你,是世子没有福分。”凌义掏出袖中的令牌放在他手边:“这令牌可保郡主一世无虞。”

    林卫国看着眼前的令牌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虽然这块令牌分量很重但他心里依旧不舒服。

    “我们也没想到鬼医留了后手。”凌义明白他此时的感受:“你该知道的,主上从未当过郡主是外人,否则这门婚事不会拖到现在。”

    见他依旧沉着脸不言语,凌义继续说道:“娶郡主前他确实是失忆了,这点我可以用性命担保,要不就他那个脾气谁劝也不会管用。”

    这点林卫国是相信的:“可是现在那个女人已经是为人妇了,他还能如何?”

    “他已经在去南疆的路上了。”凌义没有隐瞒:“是成还是败,不久后我们便会知晓答案。”

    “我看他去了也是白去。”林卫国相信这世上没有那个女人会为了所谓的爱会拒绝无上的尊贵和地位。

    凌义没有在这个问题上与他争辩:“和离这事你是想先瞒着还是公告天下?”

    “先等等吧。”思索片刻后林卫国才回道,他清楚瑶儿不死心是不会轻易放手的。

    听见他留了话口,凌义隐晦地说道:“这云城好男儿多的是,老哥哥不妨趁着这功夫多瞧瞧。”

    “不劳你费心。”林卫国不悦地朝他摆了摆手:“不送。”

    “主上有句话让我转告你,其实世子和郡主并无夫妻之实。”见他未见自己的话放在心上,凌义低声说出今晚来此的第二个原因。

    林卫国震惊地看向他:“此话当真?”

    “鬼医曾给世子下过情蛊,此一生除了蓝姑娘他不会再有其她女人,否则性命难保。”凌义低声道:“若不是因为这个主上也不会任由他胡来。”

    “我明白了。”林卫国再次挥手示意让他离开。

    知晓他心中有火却无处发的凌义叹息地离开了书房,但愿这不算好的消息能让他好受点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