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五十一章 比魔更魔,才能灭魔
    贺无痕虽已经沐了浴,卸了妆发,却一直没有困意。

    因为皇甫雷迟迟没有回来,春映和秋映也跟着担心,都陪着贺无痕不肯离去。

    终于听得推门声,三个女人同时站起身来,自房间走出前去迎接。

    却也都吓了一跳。

    “外面下雨了吗?”春映看到皇甫雷浑身湿淋淋的,便走出门去用手探了探。

    “雷少爷,快换件衣裳吧,可别着了凉!”秋映急忙去找衣服准备给皇甫雷换上。

    可皇甫雷谁的话都没有听见,刚进房间他的剑便“啪嗒”的掉在了地上,失魂落魄的径直往里走去。

    春映十分担心的看着皇甫雷:“雷少爷这是怎么了?”

    贺无痕捡起天残剑,看到剑柄上的一点血迹,于是拔出一些,看到上面已经干涸的血迹后,又再次合上,淡声道:“春映,去准备洗澡水!”

    皇甫雷从进门,到脱掉衣服将自己泡进热水中,自始至终一言不发,可眼中却满是痛苦。

    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他还是杀了人,杀了那百人斩祭中第一个无辜亡魂,想必是那罪恶深重的感觉令他如此痛苦吧!

    贺无痕看他如此一蹶不振,也不知如何安慰,只能帮他拾起湿淋淋的衣服,却掉出一块石头来。

    贺无痕拾起石头,只见上面刻着“东方”二字,又看了一眼皇甫雷。

    连剑都脱了手,又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狈,贺无痕虽然不知道皇甫雷做了什么,但她知道他的痛苦,除了那百人斩祭,还与东方闻思有关。

    将石头放在桌子上,却看到自己的手心沾了一点血,才发现,这哪里是一块黑色的石头,这分明是被鲜血染成的黑色。

    一时之间,贺无痕不知道这是谁的血,可再怎么心急,也无从过问,只能坐在纱帘后面静静地陪着皇甫雷。

    泡了个热水澡,皇甫雷的情绪也平稳了不少。

    天残剑隔在二人之间,还特意在上面挂着一截帘子挡在中间,皇甫雷没觉得不适应,所以第一夜同床后,皇甫雷便没再睡过地上。

    只是半夜做了噩梦,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口中不停的说着对不起。

    贺无痕本就因为皇甫雷的反常没有睡踏实,所以立即就惊醒了,也急忙叫醒了被梦魇缠身的皇甫雷。

    谁知道皇甫雷却突然坐起身来,手中也已经不知何时拿起了天残剑,对着贺无痕用力一挥。

    几缕头发飘然而落,贺无痕吓得花容失色,但也没叫出声来,因为她相信皇甫雷不会伤害自己。皇甫雷这才回过神来,看着自己一只手拿着剑,一只手握着剑鞘,还险些伤了贺无痕,充满歉意的表情更是开始变得扭曲,满头都是冷汗,顺着脸边滑落,连中衣都湿了

    一大半。

    他一言不发,直接起身下床把天残剑丢到了院子里,然后便钻进了柜子中,任由贺无痕怎么叫他都不再出来。贺无痕也是心急,赤着脚就追了过来,怎么开也扯不开这柜门,便只得蹲在地上,无力而又心疼的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你这样,姐姐很难过,我不知道

    怎么做,才能帮到你!如果,在柜子里面你会觉得很有安全感,心里也不那么难过,那就待在里面吧,不会有人打扰你的!”皇甫雷不想告诉自己,自己也只能装作毫不知情,其实从皇甫雷今天早上反常的反应贺无痕就猜出来了,他一定是开始百人斩祭了,他根本过不了心中的那道坎,不然也

    不会连睡觉都想杀了自己,还说着道歉的话。

    第二日,皇甫雷从柜子里出来了,其实他也没再入睡,因为只要一闭上眼,眼前就会出现一双看着自己露出难以置信的无辜的还流着眼泪的眼睛。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躲在柜子里一辈子。

    皇甫雷看到天残剑已经好好的放在桌子上了,他拔出剑身,也发现剑身上的血迹已经被擦得干干净净了,而剑的旁边还放着一碗热粥,和几碟小菜。“心里好受些了吗?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便只能,把你当成宝贝的剑擦干净,再煮些甜粥来。”贺无痕推门而入,手中还端着一盘糕点走了过来,“春映说你最爱吃你娘做

    的糕点,我不知道我做的比不比得上你娘,但是我做糕点的手艺也不错!”

    皇甫雷有些感动:“无痕姐,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些!”

    贺无痕从腰间取出石头,递到皇甫雷的面前:“你带回来的这块石头很特别,一晚上上面的血迹都没干,我又把它拿出去晒了一早上,总算是干了!”

    皇甫雷看到这块刻着“东方”的石头,突然想到了东方闻思,皇甫雷有些痛苦的抱着头,满额冷汗,但他极力的忍耐,再次将那个名字自自己的脑海中清除。

    只冷笑一声:“昨夜我跳了河,可能它是被水流带进我衣衫里的吧!无痕姐,你替我把它丢掉吧!”“既然落在你手上,就是有缘,你该好好留着才是!”说罢,贺无痕便把石头塞到了皇甫雷的手中,“我不相信随便跳进一处河,就会有一块刻着“东方”的石头恰好的漂进你

    衣衫中,雷弟,在我面前,何须自欺欺人呢?”

    皇甫雷冷笑一声:“都过去了,我都不知道我把它带回来了!”原来皇甫雷看到了河边有一堆刻着东方的石头,也不知道这些石头是东方闻思多久以前刻上去的,只觉得现在形容陌路,回忆就该烟消云散,于是他把那些石头一个不剩

    的都扔进了河中,却鬼使神差的把它带了回来,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这石头很古怪,它是被血染成黑色的!”贺无痕轻声道。“也许是被我身上的血沾染的吧!”皇甫雷握紧石头,似乎下定决心,那痛苦的表情也逐渐变得淡然,再次松开时,那石头已经变成粉末,他走去窗边,将粉末丢出窗外,

    随风扬洒,无痕无迹。

    看来他的痛苦,是跟东方闻思无关了,便又问道:“那你身上的血又是从何而来?”“我……我杀了一个人!那个女人在临死的时候,还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孩子,她看着我,没有一点恨意,可满眼都写着,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相信!我不相信!”皇甫雷猛

    地回身,痛苦再次爬满他的脸,“她到死都不敢相信,杀她的人,竟然是皇甫雷,是那个口口声声说为民除害的皇甫雷!”

    皇甫雷瘫坐在地上,抱着头失声痛哭,即便是在黑暗的狭窄的柜子里放空了一整夜,皇甫雷还是没法忘记那双相信自己却又质疑的眼睛。

    “你为何要杀了她?”贺无痕轻轻的走到皇甫雷面前,柔声道。

    “宁死保护孩子的母亲,是最纯洁炽热的灵魂,我要练成《轩辕斩》,就必须要杀她。”皇甫雷痛哭道。

    “你还要杀多少人,才能练成《轩辕斩》?”“九十九个!”皇甫雷深吸一口气,任由眼泪湿了脸,甚是狼狈脆弱,“保护孩子的母亲只是第一个,我还要杀为民除害的英雄,背着母亲日夜赶路为其看病的孝子,还有…

    …”

    “第一个你就已经如此痛苦了,等到第一百个,你会疯掉的!”贺无痕打断皇甫雷神经质的独白,把着他的肩膀安抚着他的情绪。皇甫雷痛苦的摇着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杀了人,染了血,想跳进河中洗干净,可我发现,身上的血可以洗掉,心上的罪恶却是洗刷不净的!”皇甫雷激动的说道,“

    无痕姐,我不想变成一个杀人魔头,我不想变的跟邪教之人一样,可我没有选择,我真的没有办法!”“你是一个好人,所以才会心生罪恶,觉得痛苦!可也因为没有选择,却又非做不可,你将会变得麻木!雷弟,我相信你,你不会变成一个杀人魔头,因为你杀好人,也是

    为了救更多的好人!”“杀好人是为了救好人?这不过是借口,自我安慰的借口!我曾怪东方闻思杀人不眨眼,可现在的我,有什么资格责怪她?我现在跟她是没有分别的,这一点上,我和她,

    还真是天生一对!”皇甫雷对这样的自己咬牙切齿,自嘲的冷笑道。却在下一秒,白衣善良活泼的东方闻思与杀死母亲的黑衣东方闻思纠缠在一起,充斥在皇甫雷的脑海中。他闭上眼睛,极力将那个名字在自己的脑海中清除,忘记,忘记…

    …不断地让那个名字被揉成灰尘一点一点的消散。贺无痕沉声道:“如果杀一百个人,能毁掉一个可以杀两百个人甚至成千上万的人,那他们的死,就是有价值的!他们没有白白枉死,只是没人这么伟大,大家都是这乱世之中的寻常人,怎么会做到舍己为人?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命!而你,却宁愿背负滥杀无辜的罪恶之名,也要修炼唯一能除掉武林公敌乃至天下人都憎恶的妖妇的禁功,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你这般,有些人不会理解你,只会恨你,唾骂你,但也会有人同情你,敬佩你,感谢你,这就是救世者的悲哀,英雄的包袱!你想做救世者,想做

    英雄,就要承受这样的痛苦!”

    皇甫雷抬起头来,情绪也变得平静了一些:“无痕姐,你也这么说?”“那我该怎么说呢?责怪你为什么要杀一个无辜的母亲?为什么要练一世葬里的禁功?如果我责怪你,你就会放弃吗?那么,总要有人继续修炼那《轩辕斩》的,那个人不是你,也会有一百个无辜的人死去。但你是天残剑选中的主人,只有你才是唯一的修炼者!这是老天给你的机会,也是给你的惩罚,你要让自己的痛苦化作前进的力量,

    一世葬是唯一可以除掉白之宜的机会,雷弟,你别无选择,除非你放弃,就可以结束这痛苦了,但你永远都白白杀了一个无辜的人!”

    皇甫雷吸了吸鼻子,像极了无助的孩子:“无痕姐,你如此心怀大义,不愧是贺掌门的女儿,我愧为血上惊雷的名号,也愧对除魔同盟和天下的百姓!”贺无痕温柔的为皇甫雷擦去脸上的眼泪:“你别挖苦我了!雷弟,在杀这九十九个人的时候,你要记住他们每一个人的表情,每一份憎恨,都是你的力量,你杀了白之宜,

    就是赎罪,就是为他们报仇,你会解救全天下更多的人,他们会感谢你。也许死去的人和他们的亲人不会原谅你,但却能化解他们对你的憎恨和不解。”“自我决定开始百人斩祭,我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我知道他们不会原谅我,即将死在我手中的人,有普通人,也有肯舍生取义的英雄,但是他们为什么要牺牲自己去救别人?不是每个人都想做救世者,做背负骂名和声誉齐名的大英雄。他们怎么会放下自己襁褓中的孩子?放下年迈的双亲?放下刚成亲的妻子和丈夫?他们不是我们,他们

    只是普通的百姓,只想好好活着、跟家人安居乐业的普通百姓!而我这个所谓的大英雄,却亲手剥夺了他们的一切。”“要杀魔,先入魔。比魔更魔,才能灭魔。”贺无痕缓缓站起身来,“有些至尊为了上位,可以手足相残,多少忠臣含冤,多少良将埋骨,但他们却成为了一代明君治理天下,得以让百姓安居乐业,不再生活于战乱之中。有些江湖大侠,抛妻弃子不问双亲浪迹天涯,却为了不相干的人除恶扬善。有些人杀人放火,却最终遁入空门,将佛法传世将慈悲普度众生。自古以来,成大事者,没有几个手中不沾染无辜鲜血的,谁用能说得清究竟是功大于过,还是过大于功?只要你坚守自己的正义,得到最好的结果,

    就是完成身为天选之人的使命了。”

    看着皇甫雷若有所思,贺无痕走去桌边端起粥,笑道:“这是特意为你做的甜粥,你要多吃点。”皇甫雷虽然还是有些不振,但好在有些胃口了,便起身过去喝了几口甜粥,吃了几块糕点,正要倒杯茶来喝时,贺无痕便夺了过来:“这茶太苦了,雷弟你自然喝不惯,我

    去泡些桃花茶来!”

    “不要麻烦了!”皇甫雷拿回茶杯喝了一口,那苦涩的味道在舌尖不断缭绕,却好像也不是不能忍耐,便说道,“我现在,喝得惯了!”

    贺无痕怜爱的笑了笑,也是啊,这茶,哪里比得上他经历过的苦涩呢!

    天气更加暖和了,江圣雪又软磨硬泡的说服常欢带着他去桃花林散步。却看到皇甫青天和花碧倾正在桃花林中修炼《花针诀》,江圣雪看到常欢呆呆的看着,知道他触景伤情,心中郁闷,便说道:“我带你去南厢苑吧,你还没见过花是绿色叶

    子是红色的花吧!”最近江流沙很少来看自己,她一定是在默默地修炼拳法,等待烈焰丸的到来。而皇甫云也在练功,今天又亲眼见到皇甫青天和花碧倾合体练功,每个人都在为一世葬准备

    着,只有自己放弃了。

    常欢黯然神伤,却不敢太过表露,尽量挤出一丝笑意点了点头。

    到了晚上,江圣雪跟皇甫风说着带常欢去了南厢苑看花,可惜花落了,还说着等它再开花,就把它的花籽留下,然后带回江家堡种上给娘亲常乐看!

    但是江圣雪说了一大堆也没得到皇甫风的回应,便回身去看他,见他坐在桌边愣神,神情也有些不对劲,便走过去,焦急的询问:“夫君,你怎么了?可有心事?”

    皇甫风回过神来,叹了口气:“三弟昨日,杀了百人斩祭的第一个亡魂!”

    江圣雪脸色骤变,却也只是无可奈何的坐了下去:“这不是早晚的事嘛!”

    “三弟那么善良的人,都为了一世葬杀了人,我却因为一点难度,而一直没有作为!”皇甫风沉声道。江圣雪算是听明白了,他是怪自己这么多年也没能破解神封刀封印的事,这会开始有些心急了,便安慰道:“神封刀虽被封印了原有的力量,可一世葬现世,神封刀神奇的

    选择了你,就一定有它的理由,你一定是能让它真正重见天日的人!”

    “圣雪,我想去趟巫族,既然巫族族长能够预言出一世葬,就一定会知道解除神封刀封印的办法!”

    “等你的眼睛再恢复些,你想去哪儿我都不拦着!”

    “可我已经等不及了!”

    “也不差这些日子了,你自己也找不到巫族所在啊!殇婆婆故去前给我爹留下过一张去巫族的图纸,等他老人家来了,让他陪着你去巫族也不迟啊!”

    “也好!”皇甫风的眉头总算是舒展了开,“圣雪,方才你说带常欢去了南厢苑看花?”

    “是啊,可惜它的花期太短了,等它再开花留下花籽,常欢说就把它种在江家堡,让我娘也看看!”

    “到时候,我陪你回去,一起陪你娘赏花!”

    江圣雪笑着钻进皇甫风的怀中:“夫君,你最好了!”“圣雪,我的好娘子,你才是天下最好的娘子,能娶你为妻,乃是风某前世修来的福分!”皇甫风抚摸着江圣雪的后背,眼中也满是浓情蜜意,向来冰冷的表情也露出温柔

    的笑意。

    “圣雪,我的好娘子!圣雪,我的好娘子!”鹦鹉小红娘突然学起了皇甫风的话,打破了夫妻二人的温馨。

    只见皇甫风捻起桌子上的一滴烛泪,打在了笼子里的水槽上,溅起了小水花,惊得小红娘扇动着翅膀,咿咿呀呀的叫骂着:“坏蛋!坏蛋!”

    惹得江圣雪娇笑起来。“常欢一定教他说了我不少坏话!”皇甫风无奈的说着,心中却也期盼着常欢能够好起来,哪怕他教小红娘说些气自己的话,想必也是开心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